找人人肉搜索
人肉搜索
找人
登记找人
寻人启事
分类寻人启事
流浪人员信息
登记流浪
人肉搜索照片
发布照片
求助志愿者
加入志愿者
找人怎么找
找人新闻
与我联系
你现在位置:找人>人肉搜索>正文

找到失踪4年半的朱鹏伟 人肉搜索引擎

  朱鹏伟本是广东省电子信息技工学校2004级学生,2005年7月15日,因在江门涉嫌街头抢劫,被江门市公安局蓬江分局刑事拘留。7月26日,远在陆丰的父母在接到拘留通知书后赶至江门,但没见到朱鹏伟,警方称早在7月18日就将朱鹏伟释放,原因是查出朱鹏伟患有乙肝大三阳,看守所拒绝接收。

  父母此后回到老家陆丰甲西镇等待,但朱鹏伟一直没回家,也没回学校。父母和学校教师多方寻找无果,当年10月又到江门与警方交涉。为早日找到儿子,朱鹏伟父亲朱永贤当年曾在江门住了一个多月,每天四处打听。几年下来,家属多次到江门寻找孩子都没有结果,没想到,朱鹏伟竟一直在佛山。

  发报道寻人

  去年7月,朱永贤联系本报新闻热线,反映自己寻找儿子的坎坷经历,希望得到帮助。本报记者其后与朱永贤取得联系,7月16日,朱永贤和妻子来到江门,次日记者陪同其来到江门市公安局蓬江分局,但得到的最新消息仍是“没有消息”。

  9月4日,本报发表《寻找朱鹏伟》一文,报道了朱鹏伟的蹊跷失踪事件和其父母的寻人经历。朱永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曾表示希望报道能让朱鹏伟看到,主动和家人联络,这是最好的一个结果。在此之前,警方曾提出通过网上通缉追逃的方式找人,虽然听起来会高效率,但朱永贤认为这样就坐实了孩子的抢劫罪名,而且警方同时还提出了放弃追究责任的前提条件,所以他不愿意接受。

  Q Q辨真伪

  报道发表后,虽在网络上引起较大反响,但本报并未接到关于朱鹏伟下落的有效信息。几个月后,朱鹏伟家人也有些失望。但就在2009年最后一个晚上,事件发展峰回路转。朱鹏伟上网看到文章后,在南都网《寻找朱鹏伟》的文章后留言:“我是朱鹏伟”、“我在佛山禅城区”,并留下了自己的Q Q号码。

  1月2日,本报数字传媒部发现此条关于朱鹏伟下落的信息后通知记者。虽然怀疑有可能是恶作剧,毕竟能够上网留言而不能打电话给家人,似乎有些讲不通。但该留言发出的地址也确实为佛山市禅城区,记者将信将疑,随后通过Q Q将昵称“信仰”的Q Q号码加为好友。

  为谨慎起见,记者最初并未表明身份,仅表示受朱鹏伟父母之托寻人,几番试探,“信仰”明确表示自己就是朱鹏伟,为了证明身份,还传送了一张视频截图给记者。就是朱鹏伟!为慎重起见,记者随后联系到了朱鹏伟的姐夫李先生等人,将照片传去辨认。昨日下午,朱鹏伟同意与记者在佛山见面,而其亲友也基本确认了朱鹏伟的真实身份。

  相见

  忘掉家乡话

  昨日下午4时,记者与朱鹏伟在人民路见面,一小时后,朱鹏伟的父亲、姐夫、堂兄等六七名亲友分别从深圳、顺德赶到。

  琼花大剧院前祖庙路边,朱鹏伟健步如飞,奔向姐夫等人乘坐的轿车。看到四年多没见的父亲,走到车前的他脚步一顿,身体扭了一下停住了。朱永贤从车上下来,朱鹏伟别过头去,似乎不敢看自己的父亲。而朱永贤下车后没再看儿子,大老远就向记者伸出手来。

  姐夫和堂哥等人陪着朱永贤过来,“知道我是谁么?”、“我叫什么名字?”一连串的陆丰话夹杂着普通话,将问题抛给朱鹏伟。“家乡话都不会说啦?”亲友们有些生气,因为虽然朱鹏伟听得懂家乡话,却要用发音含糊的普通话来回答。

  “在这4年多没听家乡话,也没讲。”朱鹏伟有些懊恼地解释,对亲友的连串追问有些应付不来:鞋子?捡来的。没穿棉衣?外套都是捡来的。朱永贤在旁听着儿子的回答,没问一个问题。

  几年后现身,朱鹏伟证实了警方的说法。2005年7月18日,他确实因乙肝大三阳被释放。他回忆说,2005年他在广州读书时,在火车站认识了一个朋友,因手头缺钱,这个朋友就诱惑他参加抢劫团伙。团伙里一个叫“阿东”的人,带他到佛山人民路、体育路、祖庙路等处抢过一次东西。后来又带他到江门抢东西,被警方当场抓获。2005年7月18日,因为被查出乙肝大三阳,已经被证实拘留并通知家属的朱鹏伟,遭看守所拒收,警方不得不将他释放。

  捡垃圾为生

  身无分文走出警局,朱鹏伟不得已又联络了“阿东”,“阿东”将他接到佛山,计划继续抢东西。这一次朱鹏伟说什么也不干,“阿东”一怒之下,将他的身份证拿走后扬长而去。朱鹏伟则留在佛山,一呆四年多。

  最初,朱鹏伟到处流浪,没有钱就捡垃圾吃。后来开始捡废品去卖,每天挣六七块钱,其中2块钱用来上网,其余则买吃的东西。他如今固定住在文华公园,靠近第一人民医院的围墙下,几孔水泥管道里藏着他所有的家当:两张被褥、几块捡来的手表。来源: 南方都市报 记者 杨秀伟 陈平生